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气候变暖

拯救气候不应落在青少年肩上

何丽:16岁的格雷塔•通贝里有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是她若获奖,将说明过去几十年全球气候辩论的缺陷。

如果世界寻求一名青少年的拯救,那么这是一个奇怪的时代。本周五将公布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得主,瑞典气候活动人士格雷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有望获奖。一年前,这位十几岁的抗议者还鲜为人知;今天,她却经常被比作圣女贞德(Joan of Arc)。在她的带动下,今年9月有400多万人参加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一些气候抗议活动。

本周,抗议者还在伦敦的道路上设置了路障——就在笔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通往威斯敏斯特的路已经被阻塞了——很明显,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核心问题。虽然通贝里与“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组织的抗议活动没有官方联系,但她的影响力无处不在。

然而,如果她真的获奖,这将充分说明全球气候辩论的缺陷。过去几十年拯救地球的努力没有成功,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仍在上升。如果一位青少年是行动最后和最好的希望,值得一问的是,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理想情况下,会有一位更好的候选人。也许是一位活动人士,他毕生的努力使数百万人免受海平面上升的影响。或者是一位国家领导人,他成功使本国碳排放量净值降至零。或者是一位发明家,他找到了以零排放制造无限能源的方法。

通贝里可能同意这种看法。她告诉出席上个月联合国(UN)峰会的各国首脑:“这完全是错误的。我不应该站在这里。”

与许多气候运动传递的愉快讯息不同,通贝里的标签是愤怒、指责和灾难。结果证明这非常有效。她还利用了代沟,指出父辈的化石燃料排放将影响子孙的生活。她在联合国峰会上怒视着观众说:“如果你们选择辜负我们,我说我们永远不会原谅你们。”观众为她鼓掌。

看着有权有势的成年人为一位责骂他们的青少年喝彩,不可否认这是件怪事。话虽如此,围绕着通贝里的崛起,也没什么事情是寻常的。去年秋天她在斯德哥尔摩开始她的抗议活动时,只有她和另外一些人在瑞典国会大厦外举着自制标语。现在她已经成为了一名超级巨星,不再置身于气候行动的机制之外,她不仅深入其中,甚至还在推动它。曾经看似朴素的行动如今得到了更加精心的设计。随着她的名气越来越大,有迹象表明通贝里正变得越来越有争议性。

联合国峰会间隙,她提起一项法律诉讼,指控巴西、法国和德国等五国面对气候变化不作为,从而侵犯了儿童拥有安全未来的权利。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这项诉讼“非常激进”,并警告称可能“树敌”。她尖刻的话语和对资本主义的抨击意味着她一定会变得更具争议。

在挪威诺贝尔委员会(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准备宣布和平奖得主之际,今年许多最热门人选都有强烈的气候色彩。提名者没有正式公布,因此最明显的指示来自Oddschecker等博彩网站,该网站数周以来一直预测通贝里会获奖。

其他的主要竞争者有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和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巴西原住民首领拉奥尼•梅图克特尔(Raoni Metuktire)和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同样上榜的还有以在气候方面的努力闻名的戴维•阿滕伯勒(David Attenborough)、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和国际土地联盟(International Land Coalition)。

诺贝尔和平奖向来比其他诺贝尔奖更难以预测,更有争议。例如,与诺贝尔化学或物理奖项不同的是,它并非基于一系列已发表的科学成果。和平奖获得者的影响往往在获奖多年后才显现出来。

通贝里也将如此。现年16岁的她已经帮助触发了一个临界点。气候抗议活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如果通贝里获奖,这将反映出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绝望的时刻:孩子们走上街头,祖父母们在桥上设置路障。在一个渐进式行动已达不到目的的时代,只剩下激进的选择。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极速3分PK10玩法-3分11选5玩法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极速3分PK10玩法-3分11选5玩法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