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外对话

北京新机场:发展与环保再平衡

冯灏:中国北京大兴机场的建设在满足人们日渐增长的出行需求的同时,是否还会带来新增的碳排放?

在十一国庆前夕,建造四年多的北京新机场——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入运营,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这座全亚洲最大的国际机场位于首都北京的南部,由已故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被《卫报》评选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大兴机场的建设背后是北京近些年面临的航空需求的高速增长和现有机场过度饱和等问题。不仅在北京,中国多个大中型城市的机场建设在近些年纷纷加速,满足人们的交通需求的同时,也带来了碳排放增加等环境担忧。

迟来的“双机场”

按照规划,大兴机场将在2021年和2025年分别实现旅客吞吐量4500万和7200万人次的建设投运目标,与北京原有的首都机场一起实现双机场并行。在国际上,与北京体量相当的大都市伦敦、纽约、巴黎、东京等城市都是双机场或多机场并行。

大兴机场快速建设的背后是首都机场近年来逐渐饱和的现实。2018年奥运会前夕,随着第三航站楼的投入运营,首都机场的旅客吞吐量从十年前的5300万人次突破到了1亿人次。

几经扩建,北京首都机场依然无法满足高速增长的客运需求。数据显示,首都机场每天约有300个飞行架次无法安排。根据实时航班信息数据网站Flightstats 2015年对全球188个大中型机场离港航班准点率的排名,首都机场以不到64%的准点率排名第161,延误率高可以部份归咎于机场的超负荷运转。

据测算,北京地区航空客运需求量2020年为1.4亿人次,2025年为1.7亿人次,2040年为2.35亿人次,中国民航大学航空运输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晓津表示,“首都机场的扩容能力实在有限,而新机场是更好的解决办法”。

大兴机场的建设使北京在首都机场3条跑道的基础上多出4条跑道。其每小时起降飞机提高到了141架次,也超过了首都机场的110架,并且其设计允许飞机在能见度更低的情况下降落。随着大兴机场的开通,首都机场超负荷运转的状况也有望改善(从130%降至110%左右)。

机场经济

除了机场自身的投资回报率之外,新机场建设对于区域经济的贡献也被重视。新机场所在的大兴位于北京南部,经济发展长久以来滞后于北京其它区域,被认为是北京城市发展中的一块“洼地”。与大兴毗邻的河北北部经济发展状况更不容乐观,不仅人均收入低,基础设施投入、社会发展等方面都与北京、天津差距巨大。而“打造国际一流航空枢纽”在2016年成为“京津冀”区域解决经济失衡的重点工作之一。

为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大兴机场配套了更为完整的公共交通设施,以连结河北省廊坊市和雄安新区等地的战略目的;此外,北京市发改委专门强调,“积极推动北京、河北两地共建共管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

根据航空运输行动小组(ATAG)最新报告,全球而言,航空运输业除了提供直接就业机会外,还通过航空运输催生的货物和服务供应链条、航空旅游业等创造出额外就业,比例达1:5左右。

李晓津认为,机场作为公共基础设施,会集聚人流、物流和资金流,尤其是对于京南、冀北这样的发展洼地,大兴机场的建设有望帮助其实现一个新的跨越。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发展策划研究所副所长彭剑波认为,围绕新机场建立起来的临空经济区,会为北京南部地区包括廊坊带来大概14.4万个区域性就业,对周边的产业发展也会带来巨大的带动效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极速3分PK10玩法-3分11选5玩法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极速3分PK10玩法-3分11选5玩法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