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元

央行的性格

周浩:放眼全球,主要央行都有自身的独特性格。中国央行难以捉摸,保持一定程度的神秘感,事实上可以增加在关键时刻的博弈能力。
2020年5月7日

全球经济“疫”变与人民币“升维竞争”

程实、钱智俊:在传统货币价值之上,人民币正在被赋予新型避险资产的时代红利、货币政策工具的创新红利和全球新经济的发展红利。
2020年4月21日

美联储货币互换能够平息“美元荒”吗?

夏乐:G20再谈美元货币互换,这能缓解美元荒,稳定全球金融市场么?多数新兴市场国家无法与美联储进行货币互换,这构成全球金融体系的隐患。
2020年4月16日

从美元流动性萎缩谈起

温凡:自3月13日以来,全球债券市场出现历史性下跌,亚洲债券亦未能独善其身,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2020年4月16日

放开手脚的美联储能否维持全球金融稳定?

邰蒂:与2008年相比,美联储似乎拥有了更多的自由来打破常规,如允许别国央行和公共机构以美国国债换取美元。
2020年4月2日

全球大流行病下的人民币汇率

钟正生、张璐:美元流动性紧缺,是本轮美元指数疾速破百的主因;中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全球衰退下如何发挥好人民币汇率的调节作用?
2020年4月2日

美联储启用新安排 便于外国央行获得美元

此举是美国央行遏制新冠疫情对美国乃至全球经济损害的努力的一部分,让外国央行和其他国际货币当局临时用其持有的美国国债换取美元。
2020年4月1日

“美元荒”挑战美元霸权

周浩:伴随着新冠危机的蔓延,美元荒再度出现,这推高了美元的汇率;疫情引发的危机,是否会进一步蔓延至更多的金融市场?
2020年4月1日

美元流动性危机重现

程实、王宇哲:在经济动荡的背景下,成长性向好、估值合理的中国资产仍然具备吸引力。建议投资者警惕跨资产、跨市场、跨行业的风险传导。
2020年3月19日

美元流动性危机重现

程实、王宇哲:在经济动荡的背景下,成长性向好、估值合理的中国资产仍然具备吸引力。建议投资者警惕跨资产、跨市场、跨行业的风险传导。
2020年3月19日

疫情冲击正演变成金融危机

在全球股市和资产价格大幅下跌的情况下,作为储备货币的美元走强意味着金融环境严重收紧,并可能将各国央行的宽松政策化为乌有。
2020年3月18日

疫情扰乱贸易或引发美元需求激增

邰蒂:在为全球供应链遭受冲击做好准备的同时,投资者还应该思索:支撑全球供应链的资金流动会发生什么变化?
2020年3月16日

“火热”的黄金

周茂华:国际黄金价格上涨突破1600美元后势如破竹,黄金投机仓位大幅飙升,“火热”黄金背后的驱动因素是什么?未来金价怎么走?
2020年2月25日

货币那些事儿

杰克逊:从一战期间德国城镇发行的色彩缤纷的“紧急状态币”,到1932年缔造“沃格尔奇迹”的负利率地方货币,货币告诉我们许多精彩典故。
2020年2月13日

新冠疫情推高美元,给美国经济带来逆风

除了新冠疫情本身可能造成的冲击外,避险货币的吸引力使美元走高,给美国经济带来另一层风险。这意味着美联储今年可能会降息。
2020年2月12日

数字货币不会终结美元主导地位

戈皮纳斯:美元地位得到美国制度、法治和投资者保护的支撑。仅仅有一种替代选项并不意味着美元能被替代。人民币国际化成果有限就是例证。
2020年1月10日

美元末日论为何是错误的?

左弗:历史上和近期都出现了对美元主导地位的不满,但美元的主导地位有深刻原因,短期内难以有所改变。
2019年11月29日

黄金为什么越来越有吸引力?

福鲁哈尔:美国的财政状况让一些投资者看空美元,认为黄金是合适的避险资产。同时正在出现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
2019年11月26日

强势美元为何对全球经济构成风险?

埃尔-埃利安:关于近期美元走强的影响,人们有彼此冲突的主张。无论哪一方正确,出现更极端结果的可能性都变高了。
2019年10月12日

现代货币理论对Z世代构成严重威胁

温斯顿:我感谢通贝里让世界看到气候变化的威胁。也许我可以在不必横渡大西洋的情况下就另一个潜在威胁发出警报。
2019年10月10日

投资者为“美元末日”做好准备了吗?

福鲁哈尔:美国的地位和美国公司的增长潜力发生了变化。我们或许不仅会遭遇美国公司股价的回调,还将遭遇美元本身的回调。
2019年10月8日

美联储向美国金融体系紧急注资

针对短期资金市场利率飙升,美联储通过回购拍卖注入多达750亿美元。这种操作意味着美联储接受国债和其他证券作为抵押,向银行提供现金。
2019年9月18日

财富管理公司因富人囤积现金受挫

出于对贸易战和不稳定的经济前景的担忧,许多富人选择以现金形式囤积财富,这让财富管理公司感到沮丧。
2019年9月5日

人民币和全球债务“火环”

人民币贬值可能催化早就进入随时可能爆发状态的全球债务危机。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更是可能把所有危险点串联起来。
2019年9月2日

美元强势引发美国可能攻击人民币的担心

随着贸易战可能向外汇市场漫延,特朗普多次指责中国和欧洲“玩汇率游戏”,显示美国干预别国货币的风险增加。
2019年8月23日

华盛顿开始青睐弱势美元

格里利:支持美元贬值的观点,如今在美国两党都有不少支持者。长期以来认为强势美元可取的共识渐渐开始转变。
2019年8月21日

如果中美联手干预外汇市场?

赵雪:中美联手干预外汇市场,既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能达成特朗普偏好的弱势美元。在贸易谈判陷入僵局时,是值得考虑的选项。
2019年8月21日

特朗普不可能打赢汇率战

格林:美国不可能单方面让美元贬值,要打汇率战,这一次它不但没有盟友,反而可能引起内讧,而且其火力也极其有限。
2019年8月19日

特朗普政府削弱美元有心无力

如果没有美联储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帮助,美国财政部将很难单枪匹马地解决强势美元的问题。
2019年8月8日

金砖银行寻求增多非美元贷款

金砖银行行长卡马特称,将更多以借款国当地货币发放贷款,减少对美元贷款的依赖。分析人士认为此举能降低外汇风险。
2019年8月8日

人民币汇率破7,意味着什么?

伍治坚: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币汇率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2019年8月7日
12345678910››下一页›|